Texte pour les peintures de Boris Kuo 郭博州的畫作邂逅   Yolaine Escande  幽蘭(法國巴黎高等社會科學院教授)

初次與郭博州的畫作邂逅,即能從遠處深刻感受到色彩流動與空間氣魄,令人產生仰之彌高的尺寸錯覺。畫作多為方形,或長方形,偶有圓形。唯有貼近觀賞才能驚豔其中融而為一的重疊層次,豐富而細密,混雜了宣紙書法、台灣傳統花布圖案、幾何圖案、鐫刻或壓紋的抽象圖騰等元素,隨心所欲進行拼湊並以水墨色調漾出和諧感。
Lorsqu’on regarde pour la première fois les peintures de Boris Kuo, ce qui frappe, de loin, ce sont les couleurs et les dimensions relativement grandes, pour la plupart soit sur un format carré, soit rectangulaire, parfois rond. De plus près, ce qui surprend parce qu’on ne le percevait absolument pas de loin, ce sont des superpositions, des collages, constitués de calligraphies sur papier de riz, de motifs floraux de tissus typiquement taïwanais, de motifs géométriques et abstraits gravés, d’empreintes diverses, composés en un ensemble foisonnant, le tout souvent recouvert de lavis d’encres ou l’à-plats colorés.

暢談博州賢弟的人與畫
一、
郭博州,現年五十四歲,新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
比起嶺南三傑之一的高奇峰,他已大出了十歲,比起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來,他也已大出十七歲;但是,比起衰年變法的齊白石來,他尚小三十九歲,而比起有「聖人」之稱,在繪畫、雕塑、建築都雄冠群倫的米開朗基羅來,他也尚小三十五歲。這表示甚麼?至少我們由此可見郭博州雖非早熟型的藝術奇才,但是,從他一九八九年開始,他曾舉辦過二十次以上個展;出版的各期畫冊,也多達十餘種,有原則,有規劃,不斷地努力向前邁進來看,他很有可能成為當今藝壇,大器晚成的藝術名家之一。
當然了,要想成為一個藝術名家,並非像一般人所以為的那麼容易,必須具備足夠的條件!

劉千美  
多倫多大學教授(Professor, University of Toronto, Canada)

2016年5月的一個下午,我應北教大藝術與造形設計系主任林志明的邀請,  參加日本攝影藝術家小野規帶領藝術院學生的工作坊,觀看小野規指導學生們進行攝影作品的修潤、剪接、討論。我在攝影家和學生工作的房間裡遇見郭博州,他正忙著與不同的學生、老師對話,我以為他也是來參加工作坊的。

靜觀有情--郭博州繪畫的歷史觀與生命情懷
佛光大學藝術學研究所副教授
大阪大學文學博士 潘 示番

曾肅良 Dr. Tseng, Su-Liang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藝術史研究所 專任教授

許嘉猷  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蕭瓊瑞1995

以台灣民俗圖像作為創作主題,在當前台灣藝壇不是什麼特殊的個案;以拼貼的手法呈現交錯的意象,在現代藝術的表現中,也已是屢見不鮮手法。

文 / 陶文岳

「把握自我即興的衝動,任情豪放之下揮筆狂書,自是超形象的抒情靈性展示,藝術不是圖解插圖致用之事,是超然的純真,把自己的靈慧思想直注下來,就是成功之路。」- 趙春翔

黃海鳴  法國國立巴黎第八大學美學博士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學系副教授

石瑞仁   藝評家、獨立策展人

日前應邀到郭博州家中頂樓的畫室,觀賞了他新近完成的「台灣後花園」和「歐遊日誌」這兩個系列的繪畫作品。其中的「台灣後花園」系列,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不論精神特質或表現手法,都很能呼應他在畫室外頭親手打造的那個空中小花園,所帶給我的一種既薈萃又豐富的感覺。為了陳明這種感覺,且先就我記憶所及,簡單描述一下這空中花園的概況吧。

第 1 頁,共 2 頁